種子的種子
──約翰.席德的荒野行程與眾生大會

文:穿山甲

去年2010年,荒野譯印了《生態心理學》一書,結合眾多生態與心理團體,舉辦一系列「生態心理季」活動。活動也辦了,書也賣了大半,正猶豫著2011年還有沒有第二年的「生態心理季」可辦時,靜宜大學生態所的林益仁老師透過胡正恆老師聯絡我,靜宜將在2011年4月邀請約翰.席德(John Seed)來台,問荒野能否一起招待。就這麼巧,因為處理編務,對書中人名反覆看得熟了,才有印象他是澳洲雨林保護的資深保育人士,並與瓊安娜.梅西(Joanna Macy)合作發展出一套稱為「眾生大會」(Council of All Beings)的活動,既能擴展「生態我」(ecological self),又有對沮喪無力的環保同志重新提振能量的功能。因此,聽到這個訊息,當然很樂意荒野有此機會承辦約翰在台北的行程與招待,並聯絡邀請他示範辦理一梯「眾生大會工作坊」。我在電子信件往返中戰戰兢兢地邀請,他卻是二話不說很阿莎力地答應一切的安排。

只能借佛家之語,說是因緣太殊勝了。若非前一年出了書,若非林益仁老師去年在澳洲初遇約翰並出言相邀,若非與我舊識的胡正恆老師剛好轉到靜宜任教,還真不知會否這麼巧地連結在一起。於是荒野負責幫約翰安排在台兩週行程的最後幾天。

4月6日,純如到桃園接了約翰北上,就由善德開車載著他上二格自然中心,也就是日後幾天辦理眾生大會工作坊的場所,先看過場地,並和翻譯宜真、瑞華順了順流程。晚上我也過去新店會合,終於親眼看到這位書本上傳說中的人物活生生出現在眼前。

約翰.席德原是匈牙利裔,1945年出生,父母因擔心歐戰後匈牙利的情勢,遷至奧地利申請庇護,經過一兩年難民營的等待,獲得澳洲批准,而舉家移民澳大利亞展開新生活。原本好奇他姓席德(Seed,英意「種子」)是本名還是「自然名」?他澄清說家姓確實是席德,只是那是匈牙利姓,跟英文的種子雖然拼法相同,原文倒無種子之意。這就只能說他真是天生要走綠人路線了。他在雪梨大學 時主修心理學,我原本滿懷期待問他這是否因而影響他的環保路線,他笑著說,他們那時學的心理學都是白老鼠實驗,跟後來的路線沒什麼關連。

出社會後有一段時間,他住到一個在自然中生活的佛教團體,原本自以為會就此終老一生,不料不知不覺地捲入住處附近的雨林保護行動中,後來成功地保護下該片雨林,從此和生態環保結下不解之緣,陸續奔走澳洲北部及南部的塔斯馬尼亞島的兩場雨林保護行動。這期間乃因而產生「救一座雨林的同時有一百座森林被毀」的感慨,以及後續汲引阿尼.內斯(Arne Naess)「深層生態學」(deep ecology),及發展出「眾生大會」等事蹟。(參見荒野快報229期的介紹)

約翰一度極為活躍於全球的環保界,他自述近年的確還是顧慮到生態足跡的概念,已較少排長程旅行。此次應林益仁老師之邀,是首次來台。幾天接觸下來,只能說他真的是長年投身環保界,還加上一些佛教淵源,為人可謂無入而不自得。雖然並未持素,還自承好吃辣食和海鮮,但在荒野幾天的招待中,包括工作坊期間在山上簡樸的團體伙食,他都樂在其中,對一切行程安排都從善如流。因為林老師已帶他週遊南部與中部的八八災區、原住民部落、弘誓佛學院等地,荒野盡北台地主之誼,由我和典一載他上小油坑、大屯山頂,轉巴拉卡參觀天元宮,再轉至淡水造訪宋宏一老師極盡廢物利用之能事蓋出來的「開心農場」,他都是滿口的稱讚與肯定。4月7日晚上在荒野廳開講,即便語言需經過曉珮協助口譯,但他引領現場來賓手牽手冥想對方的幼年、襁褓,乃至過往演化之路,讓人心醉神迷。

4月8、9兩日,這幾年因為荒野推動「心靈風解說」、「生態心理季」所累積出來的人力,我們戲稱「流著巫婆血液」的四十幾人,齊聚在碇格公路上的「二格自然中心」,享受約翰為大家帶來最原汁原味的「眾生大會工作坊」。工作坊的詳細流程就不贅述,在他的英文網站中根本是公開歡迎大家參學,免費提供「操作手冊」請為地球事工的同好們儘管運用。事前蘇大哥就召集伙伴進行中譯,後續也將陸續完成,在詢問約翰能否掛上我們的網站時,他極為大方地樂於我們轉譯、張貼、試辦,唯一就是給他網址讓他連了分享給更多人就好。這種無私的分享真的是環境運動的氣度,與環教產業式的思考迥然不同。

正由於「眾生大會」深植於環境運動的熱情,並兼有心靈的關懷及對環運者的賦能,還大量運用自然知識來雕塑深層生態學希望培養的「生態認同」、「生態我」,實在非常適合荒野的伙伴學習、運用。恰好這四十位伙伴又多多少少早為舊識,兩天的活動真是熱情得欲罷不能,過熱的心得分享,害約翰只好不斷地簡化一些經典活動來掌握時間。招牌的「眾生大會」中,山樹日月、蟲鳥魚豹齊集一堂數落人類的不是,又忽而群舞紛飛,忽而慷慨激昂,讓大家想像力飛揚的同時,也伸長了認同的直徑。

4月10日早上,荒野因是今年「NGO環境會議」的爐主,早早就安排約翰擔任主場演講人。他以「深層生態學與自然保育」為題,論述一種溫和而堅韌的環運取徑,再次引領現場的綠人們,手牽手一起邀遊過往的演化之路。約翰演講後,雖考量聽不懂中文而離開主會場,但仍大方地歡迎一些志學的後輩可以在附近找他一起討論。有些人光是存在著,就足以讓後學有一座燈塔,有一份安心。幾位年輕綠人找約翰請益。欽羨他們在如此年輕的歲月就種下一顆大樹的種子。

下午趁著離台前的短短時間,善德安排約翰和林益仁老師一起拜訪甫出國返台的創會理事長徐仁修老師。兩人只差一歲,都是多年綠人,並都是大江南北、千山萬水的人生,我們幾位有幸一旁聽他們對談,堪稱風雲際會了。

那晚,送約翰到機場時,才發現他的行李是一個有點歷史的登山大背包、一個隨身背包,還有一把吉他──在眾生大會的營火旁,在中南台灣的許多部落中,留下他的歌聲。目送他離開後,祈禱這些天接觸到深層生態學、眾生大會以及「種子先生」本人的諸多荒野伙伴們,或將成為種子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