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心理學
回首頁 生態心理學-李偉文推薦序 書香分享會 生態心理學與環境運動座談會



環境運動的困境與曙光─「生態心理學」推薦序

生態心理學

~李偉文~

說這是一本等待了十多年的書,應該是不會誇張的。早在英文版發行沒多久,龍霖、馬秋鳳、淇冰等伙伴就翻譯了部份篇章,刊登在荒野的內部刊物《荒野快報》上。我看了之後大為驚艷,因為這些文章不只解答了我許多的困惑,更提供了荒野擬定發展策略的理論架構。當初我就再三催促希望集眾人之力把全書翻譯出來,但是這些伙伴實在太慎重了,也居然忍受得了這十多年來我不時的提醒與施壓,總算在地球日四十周年的今天得以問世。

這些年來,總是覺得環境運動最大的困境其實是在「環境保護」成為普世價值之後。在以前,關心環境的伙伴不管是為哪一個議題或哪些理念在努力時,總是透過各種數據資料,用各種方式來說服不同意見的人,期望這些人被我們說服時,情況就會有所不同,環境就會有所改善。

可是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幾乎每個人都同意環境保護很重要,可是當你要說的一切他們也都同意時,我們還能夠再「說」些什麼嗎?當我們不需要「說服」(也無從說服起,因為他們全部同意你)任何人時,環境還是在快速惡化中,這就是我所說的環境運動的困境。

十五年前荒野成立時,我們就是想解決「認知」到「行動」之間的落差,當初也希望藉助心理學的研究,來為這個差距尋找答案。

同時,這些年重要的環境議題,甚至牽涉到我們這個文明能不能永續下去的關鍵,是全球暖化導致的氣候變遷,以及因為經濟全球化導致的自然資源快速耗損。這些挑戰跟早年環保團體所著力的保護某個森林,某條溪流或某個物種完全不同。過去我們對抗的是具體的單位,可以明確地施壓戰鬥。但是今天我們面對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我們的生活習慣,我們的價值觀。這也使得環保團體勢必改採全新的戰術與策略,在此之際,這本《生態心理學》就具有時代的意義與重要性了。

其實荒野在成立之初,我們就認定自己是一個「教育」團體,不管是環境議題、棲地保育或各種推廣活動,我們都以教育一個人,改變一個人的價值觀與生活態度為主要目標,所以我們想盡各種方法,就是要讓民眾有機會行動,繼而期盼吸引他們進入荒野(包括荒野大自然與荒野保護協會),在這個場域中進行「團體療癒」,這也是改變一個人行為最確切有效的方式。

因此,我們當初就有一個口號:「拯救荒野要從拯救荒心做起」。因為破壞環境的都是人,只有改變人心才是保護環境最根本的方式。記得1992年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的地球高峯會議中,美國前副總統高爾(Al Gore)(當時他擔任參議員)曾經說了一段話:「什麼地方,人的精神被踐踏了,生態環境便蒙災難;什麼地方,人感到無力時,生態環境便蒙災難;什麼地方,人活著感受不出生命的意義和目的時,生態環境便蒙災難。換句話說,人蒙受痛苦時,生態環境便蒙受痛苦。

的確是如此,人若是身心靈都健康了,環境就會健康。因此,若一味指責對方,把別人妖魔化,當我們沒有辦法站在對方立場思考,沒有辦法深入瞭解對方的心理狀態,是很難讓別人真正地改變,這也就是心理學對環境運動可以提供的最大幫助。

書中也有幾篇文章提到,反對只用罪責與羞辱的方式帶動沈重的負面情緒,提醒激進派的環保同志們,應該要以訂出更高的目標,要「開啟我們的靈魂去愛這顆璀燦、生機蓬勃的星球」,並且認為環境運動除了恐懼和羞辱它想說服的大眾之外,應該還有別的方式可以用。

回顧世界環境運動的發展,早期比較強調以環境價值來看待問題,採取衡突對抗方式來突顯問題,引起社會大眾的注意與支持。但是隨著環境保護變成普世價值,民眾逐漸認同與瞭解環境問題的嚴重之後,就必更積極參與解決實際的環保問題,同時也得兼顧人民的生活與發展需求,以建立有效行動的共識。綠色和平組織創辦人之一,曾任國際綠色和平組織負責人多年的派翠克.摩爾(Patrick Moore)博士曾經這麼表示:「當多數人已經認同你的主張之後,就不必再繼續拿著棍子往他們頭上猛敲,應該坐下來與對方協商討論,尋求解決環境問題的方法。」

從小隨著父母親在參拜各個寺院廟宇時,就很納悶,怎麼一樣莊嚴的殿堂上,卻供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雕像,一種是令人心生歡喜的慈悲容顏,另一種卻又是令人驚懼的憤怒可怕凶神。

長大後,斷斷續續翻閱了一些經典,才知道,不管是菩薩低眉或是金剛怒目,這些看似截然相反的典範,卻都是佛菩薩對人間大慈悲的展現。這種一體兩面,陰陽萬物相生相長的體會,從小就烙印在我心底。

因此我認為若要尋求環境問題的解決,似乎怒目金剛與菩薩低眉這兩種方式有必要同時運用。有時候由不同團體扮演不同角色,有時候在不同階段採用不同方式,有時候對不同民眾或官員,採用不同應對溝通。其實我倒是覺得法門萬萬種,就像完整的生態系有不同的區位(niche),也許彼此互補,都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性吧!

這些年荒野以溫柔革命為策略,甚至形成組織文化。一般所謂的革命,通常是以為自己掌握了真理,然後會以強烈的態度指正別人,推到極致,甚至會以強大的壓力甚至暴力來達其所願。但是溫柔的革命剛好相反,是從自己改變做起,透過尊重與包容,甚至留有空間來等待,讓周邊的人因為親眼所見而改變。常會覺得,這種內心的感動,才是真正且持久的力量。

很盼望每個荒野志工,甚至每個關心環境的民眾都能讀到這本書。因為唯有真正的理解,才能有堅定不移的信心,在漫漫的保育之路上,需要的正是這種永不止息的力量。

系列活動 >>

TOP